表情包流行缺乏文字想象或引发大众讨论的新可能性

表情包流行:缺乏文字想象或引发大众讨论的新可能性

文字表情包_表情包文字app_表情文字包花/

论文2017.10.1316:34

表情包文字app_表情文字包花_文字表情包/

互联网时代,表情符号已经成为一种新兴的网络语言。 与短信相比,表情符号是一种低门槛的表达方式。 它们突破了地理、文化、教育的限制,以其简单、直观、通用性强而在互联网上流行。 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领域,表情符号一直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甚至变得更加强大。 表情符号的创作中加入了隐喻和借用热点话题,使其成为与时俱进、不断更新的“表情包”。 “快速消费品”也成为网友们的“讨论暗号”。 类似的热点话题调侃,显示出一种心照不宣的集体认同。 表情符号已成为必不可少的社交工具和群体狂欢的媒介。

笔者对表情包的主要受众——年轻一代进行了调查,试图通过他们的使用经历、对表情包流行原因的理解以及对表情包使用的看法来了解表情包在他们日常交流中的作用。公共问题中的表情符号。 。

“麦克卢汉认为‘媒介就是信息’,人们只有拥有某种媒介后才能进行相应的传播活动,而这种媒介又会进一步影响我们的思维习惯。” Julius,22岁,哲学系 表情符号的流行可以归因于媒体和技术的客观发展。 智能手机的出现、视觉媒体的增加以及社交软件提供的平台都为模因的增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从主观上看,表情包的流行在于个人情感的具体化和群体的广泛共鸣。 这样的情感共同体虽然脆弱,但在短时间内却是强大的安慰剂和兴奋剂。 这是情绪化的。 发泄的出口也是从互动中获得认可和刺激的基础。

法国哲学家利奥塔将包括模因在内的图像视为后现代文化的症状,体现了感觉高于意义、直觉高于概念、图像高于文字。 一方面,这清楚地解释了表情符号流行的原因。 另一方面,也难免让人对表情符号产生质疑和担忧——语言的复杂性和主导性是否会被表情符号削弱甚至威胁? 21岁的受访者云儿对此表示赞同:“大家的语言表达能力越来越差,无法准确地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 朱利叶斯与她持有相似的观点,“人们的言语想象力开始缺乏,或者说我懒得想象。” 但他乐观地补充道:“两者承载的信息量是不同的。因为越具体的信息承载的内容越有限。”

尽管存在这些质疑和担忧,但不可否认的是,表情符号确实已经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很少有人会质疑模因在私人社会领域所发挥的强大作用。 它是表达情感最直接的方式,是让聊天变得有趣的工具,也是化解尴尬的有力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有些语言在新时代很容易衍生出误导性的含义,但表情符号可以辅助文字进一步阐明自己的态度和观点。 芸儿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解释道:“比如我说我很开心,但如果我只说‘哈哈哈’,别人可能会觉得你敷衍了事。这时候我就会说哈哈哈,再加上一句‘哈哈哈’。”大笑。表情表达我内心的喜悦。”

然而,当应用范围从私人领域扩展到公共问题时,表情符号的使用就成为了一个广泛争议的话题。 当问题涉及公共问题,双方观点难以调和,一方认为另一方无理时,是否可以用表情包进行反击或“讨伐”?

引人注目的是,尽管表情包种类繁多,画质和画技也参差不齐,但从公共话题中使用的表情包来看,通常是狂暴漫画以及由此衍生的蘑菇头表情包占据了绝大多数。 这类表情包呈现出与原始表情包完全不同的性质,也成为表情包发展的一个转折点。 最初的表情符号要么纯粹通过图像来表达情感,要么以文字内容作为表达的辅助,进一步解释其含义。 但宝满表情系列“不走寻常路”。 轮廓和形状几乎是粗略的轮廓,而拍摄对象的脸部通常是夸张的、模仿的人脸特写。 仅看图像,观看者很难清楚地感知其背后的含义。 然而难以理解的另一面是可以随意理解。 同样的漫画表情可以搭配各种网络流行语,形成一种近乎量产的效果。 有些字幕甚至可能与表情没有丝毫联系,但正是这种形式与内容的分离和任意组合,进一步放大了表情的张力。 这种矛盾更多地渗透着讽刺,是对传统表情符号或表达方式的一种批判。 传统表达中的抵抗和“革命”。

虽然表情符号理论上不限于地域和文化,但带有文字的漫画表情符号通常必须与特定的网络环境和实时热点新闻“搭配使用”,才能具有“更好的风味”。 漫画等表情符号在公共议题中的使用,往往需要发布者和接收者双方对字幕背后的“意义”有默契,这在一定程度上会让不熟悉本质的地区群体感到困惑表情符号。 通过被排除在外,他​​们以另一种方式维护了自己的独特性和自主性。 紧随潮流的表情符号是一种身份认同和认定“友军”后的集体狂欢。

“我们对公共问题的回应方式,决定了双方是‘互相争斗’还是争论。用表情包来回应,说明我们没有讲道理的能力和态度。” 云儿非常反对这种做法。 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少。 大三学生余杰说:“大多数反击的表情包都充满了‘我是你爸爸,你要听我的话’的逻辑。” 他们造成的更多的是纯粹的立场攻击。” 包英正的反对者认为,这种图片交流是空洞无意义的,是人们懒惰和粗俗思维的表现。 他们失去了当众讲道理的意愿和能力,却沉迷于这种自以为是的“聪明”和一厢情愿。 把严重的问题当成闹剧,又用闹剧来回应的令仁,是一种看似愤怒实则颓废的愤世嫉俗者。

相比之下,表情包“战争”自然也有支持者。 “有选择地使用表情符号可以避免给别人弹钢琴。表情符号是一种故意居高临下和轻蔑的辩论。” 高年级学生童童坚定的说道。 她认为,用表情包“扎营”的目的不是讲道理,而是为了炫耀挑衅,蔑视辩论的讽刺。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反对者对模因的批评太过分了。 他们认为,与其与吵闹的对手争论,不如用表情符号来传递玩笑,这是一种既幽默又不失身份的方式。

但什么情况下我们才能确信对方的论点没有说服力,他们的观点不合理呢? 在我们对别人的观点嗤之以鼻之前,我们是否尝试了解他们的观点的历史和当前背景? 放弃推理会不会起到把鱼赶离深渊的相反效果? 相反,如果对方可以讲道理,在批评表情包有效性的同时,我们是否也应该问:用文字代替表情包进行交流,一定会更有意义、更有说服力吗?

尽管对于表情符号是否能有效解决公共问题还有很多疑问,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更多人对公共问题的关注。 如果运用得当,这种引人注目的方式已经可以成为商业宣传的新时代,但未来是否能够发展成为一种动员和团结机制,我们还不得而知。

以下是笔者进行的调查:

1.Julius(22岁,男,哲学专业)

问:你通常在什么情况下使用表情符号?

答:聊天时我会用搞笑的表情来表达快乐的心情,也有争图的时候。

问:你觉得斗图有趣吗?

这并不有趣。 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发布自己的照片。 只是觉得这很有趣。 两个人发的表情根本没有任何交互性,因为你自己的一套表情已经有了固定的模式。 这场战斗的意义超出了画面,只看谁更新。 不过,打斗画面也能产生一种优越感,但我觉得这种优越感在于表情的及时性和创造性,而不是表情附带的嚣张短信。

Q:表情符号给你们的沟通带来了哪些好处?

答:很可爱,感觉比文字更形象,简单粗暴,更直接。

Q:您如何看待表情符号的诞生和流行?

答:诞生可能是由于人们缺乏文学想象力,也可能是想象力懒惰的表现。 过去人们用文字来描述一些风景或者传达一些信息,但现在人们发现用文字很难描述,必须采用更直观的视觉方法,而不是用文字激发你的想象力。 例如,当我说“夕阳与孤独的猫头鹰一起飞翔”时,文字只需要读者想到那个画面,但现在我们可以直接表达这个画面。 另外,表情包的诞生和流行是基于工具的进步。 麦克卢汉的“媒介就是信息”的观点认为,人们只有拥有某种媒介后才能进行相应的传播活动,而这种媒介又会进一步影响我们的思维习惯。 表情符号的流行是由于平面,尤其是视觉媒体的使用增加。 与以前的书不同,如果在书中添加插图,就必须绘制好几页,这不方便传播或交流,但现在我们只要屏幕闪烁就可以看到动态表情。 相当于在现代语境下重新诠释了麦克卢汉的话,内涵更加丰富。

问:你认为模因的流行会威胁到语言的统治地位吗?

答:不是,携带的信息量不同。 因为越具体的信息承载的内容越有限,激发的想象力就越少。

问:您对在公共问题上使用表情包有何看法?

答:我可以理解利用漫画等表情符号参与相关公共问题的“征服”和“讨伐”。 使用表情作为反击可能基于两种情况。 一是公开问题双方都懒惰,不愿意认真讨论问题; 二是与对方争论,无异于与对方弹钢琴。 既然如果对方不是在讨论问题而只是表达自己的意见,那么在对待一个不理性的人时,你就不能指望用理性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是可以以毒攻毒。 这个时候,用对方的逻辑来反驳对方,就是有意识地采取同样的策略,只是出于不屑。 退一步来说,如果用表情来表达不合适,那么用文字代替表情来交流是不是一定更有说服力呢? 如今,文化教育普及之后,大家都认为说话、表达意见是一件很自然、没有门槛的事情,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问:您认为在公共问题上使用表情符号是否可以作为一种动员和团结的工具?

答:会起到动员作用。 表情符号也是一种“主义”,也能激发一个群体的文化认同,相信别人和自己有同样的审美倾向和嘲讽品味。

2、童童(21岁,女,行政管理专业)

问:你通常在什么情况下使用表情符号?

答:在表达情感的时候,有些东西很难用语言来表达,所以需要用表情来形象化。 比如说,如果我发了“生气”这个词,你很难感觉到我有多生气,但如果我发了一个打人的表情包,你就会觉得我生气了。

Q:您如何看待表情符号的诞生和流行?

答:我认为这是恶作剧文化的衍生品。 例如,姚明的漫画表达方式也是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人们需要招待名人。 重点不在于他们做了什么,而在于我们对他们的看法。 然后我们会刻意地在一个表达中添加一些词语,尽管此时可能与它们原本想要表达的含义完全不同。

问:但是你说的漫画表情只是众多表情中的一种。 您对其他类型有何看法?

答:我觉得那些画工比较精湛或者注重卡通形象、追求可爱的表情符号都是信息技术发展的产物。 一开始最流行的表情,大概就是那些线条粗犷、轮廓不清晰的表情。 我们今天看到的猫和狗卡通模因只是因为工具的改进和人们对模因变得更感兴趣而出现。 还有一些更另类的表情符号,只有文字,例如“对方拒绝您的消息”。 这些新的表情符号被复制是因为以前的表情符号不再足够有趣和有用。

问:您对在公共问题上使用表情包有何看法?

答:我觉得还可以。 如果这本来就不是一件非常理性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以理性的方式回应呢? 本来只是大家抒发一下自己的情绪而已。 有选择地使用表情符号可以避免与他人交谈。 这些表情符号故意表达居高临下和不屑的辩论。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表情符号的使用可以无意中增加对某一件事的关注度。 如果我们通过视频认真、清晰地表达不满,并认真列出原因,可能关注的人会更少。 自从迪吧推出以来,我们只能说表情包时代已经到来。 他们用大量的表情让你崩溃,形成压倒性的舆论导向。 虽然砸表情包的行为毫无道理可言,但用表情包“扎营”的目的并不是讲道理,而是为了炫耀不屑于争论的挑衅和讽刺,只是为了表达情感。

3、媛媛(21岁,女,社会学专业)

问:你通常在什么情况下使用表情符号?

答:我觉得聊天时用表情符号很有趣、很好玩。 如果彼此不太熟的话,还是会发表情包,不过会是比较敷衍的一种。

Q:表情符号给你们的沟通带来了哪些好处?

答:比较好玩。 如果仅仅用言语,很多事情的本质是无法表达的。 线下面对面聊天也需要手势和面部表情的辅助。 单纯通过文字在线聊天太无聊了。 很多时候,只有表情符号才能表达出那种风度和那种情况下的搞笑点,所以我觉得聊天的时候表情符号是少不了的,而且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更习惯这种方式。 感觉它也成为了自己的语言。

Q:您如何看待表情符号的诞生和流行?

A:本来我们只使用系统自带的表情包,但现在我们有很多表情包可供选择。 所以我认为这正是技术所允许的。 比如社交软件APP的产品设计给了我们使用表情符号的空间。 因为我们本来就需要表达,光有文字是不够的,然后它提供了这样一个载体,很多人可以在上面创作,衍生出很多表情包。

问:你认为模因的流行会威胁到语言的统治地位吗?

答:我不会担心,但我认为这确实构成了威胁。 担心这一点绝对是一个有价值的导向,而且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害怕不同媒介的演变,因为文本本身就是一种媒介,图像也是一种媒介。 文字确实可以传达更深层次的东西,但更深层次的东西却不然。 它必须是好东西,所以我认为它的发展是公平的。

Q:使用表情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答:我和前男友谈恋爱的时候,经常用韩国小子宋民国的表情包。 当我们聊天时,我们喜欢使用所有与他相关的表情符号。 因为我们是异地恋,有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爱的是宋民国,还是那个男孩。 我觉得这件事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 现在看到这个表情,感觉就像是在和宋民国聊天。 特定的表情符号成为您与另一个人互动的痕迹。

问:您对在公共问题上使用表情包有何看法?

答:我个人觉得用表情来回应给人一种很低落的感觉。 我认为你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那个表情符号,但现在它似乎已经成为象征你自己文化的东西来标榜,你用表情符号来表达自己。 彼此区别开来。 但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我觉得它只是代替我们平时交流的日常用语。 另外,如果使用表情符号,我认为可能有两个原因。 第一,他们懒得从理论上给你解释; 第二,他们真的很不屑这个东西。 我只能说哪一个更占优势。

问:您认为在公共问题上使用表情符号是否可以作为一种动员和团结的工具?

答:我个人是反对的,但我认为这是可能的。 尤其是漫画式的表情符号,通常只是大陆人为了维护自主性和独立性而使用的。

Q:你认为表情符号是流行文化的产物吗?

答:如果区分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那么我觉得表情包确实是大众文化的产物。 精英文化似乎都是比较高雅的东西,比如古典音乐、音乐剧、京剧、昆曲,都是普通人很难欣赏到的高雅的东西。 相比之下,表情包确实是流行文化。 但如果用流行度来评价它是大众产品还是小众产品,我认为是值得商榷的。 也许在高校里很流行,但你认为在使用快手的农村年轻人中,表情符号是他们的日常事物吗? 情况不一定如此。

4、云儿(21岁,女,国际政治专业)

问:你通常在什么情况下使用表情符号?

答:有几种情况。 如果对方发表情包,我也会回复表情包; 另一种情况是当我不知道如何接听电话时,我会使用表情符号; 第三种情况是当我发现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弱的时候,我就会使用表情符号。 例如,如果我说我很高兴,但如果我只说“哈哈哈”,别人可能会认为你敷衍了事。 这时候我就打字哈哈哈。 再加上一个大笑的表情符号来表达我内心的喜悦。

Q:您如何看待表情符号的诞生和流行?

答:因为我们的语言表达能力越来越差,我们无法准确地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且有时语言很容易衍生出其他含义,从而造成误解。 例如,如果您只发送“哈哈哈”短信,与您交谈的人可能不会认为您真的很高兴。

问:你认为模因的流行会威胁到语言的统治地位吗?

答:是的,我觉得是因为大家都在用表情包,所以大家的表达能力越来越差。

Q:使用表情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A:有些长辈乱用表情符号,他们的理解和我们不一样。 比如,微信上出现了更多捂脸、哭笑不得的表情符号。 我妈妈认为这意味着悲伤。

问:您对模因有某种类型的偏好或不喜欢吗?

答:我不喜欢宝满类型的表情。 首先我自己不会用这种表情包。 有些包曼有点粗俗,而且一个包曼表情可以搭配各种文字,给人一种量产的感觉。 此外,它的线条和形象也确实引人注目。

问:您对在公共问题上使用表情包有何看法?

答:我可以接受表情符号作为辅助工具。 您可以表达您的意见或陈述,并搭配表情符号。 我认为没有问题。 但如果你只是发表情包而不跟对方讲道理,我觉得是没有意义的。 公共问题应该得到认真对待。 回应公共问题的方式决定了双方是“互殴”还是争论。 我觉得用表情来回应说明我们没有推理的能力和态度。 用表情包反击的人不知道如何回应,也不了解对方的想法。 他们好像以为我在跟你吵架,只要我用气势压倒你,我就赢了。 但我认为这个问题需要从根本上考虑。 使用表情符号可以简化事情并避免其背后的真正矛盾。 我们不能轻易断定,因为与你意见不同的对方异常执着地坚持根深蒂固的观念,我们很容易就得出结论,这是一个人不成熟或缺乏教育的体现,然后就觉得没有必要。需要跟傻瓜讲道理。 虽然我不能保证推理100%有效,但我知道使用表情包绝对没有效果。

问:虽然表情包不一定能对解决公共问题起到积极作用,但表情包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更多人对公共问题的关注。 你同意?

答:但是讨论和关注有什么用呢? 这取决于公共问题的性质。 如果我们想揭露丑闻,那么我们可能需要很多关注。 但如果是比较严重的涉及原则的公共问题,光靠网友的关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它必须在国家和政府层面上完成。

5、于洁(20岁,女,物理专业)

问:你通常在什么情况下使用表情符号?

答:我和同学聊天时会用它来开玩笑、表达情绪,但我也看到有人用表情包当海报。

Q:您如何看待表情符号的诞生和流行?

答:表情符号的流行表明它们表达了共同的情感。 你可以从表情符号中获得一种共鸣和认可,你的一些个人情感可以与相似的表情符号相对应。

问:你认为模因的流行会威胁到语言的统治地位吗?

答:是的,严肃的语言可能没有表情包那么大的影响力和震撼力,但是表情包可以,但夸张的情绪会埋葬一些真正理性的对话。

问:您对在公共问题上使用表情包有何看法?

答:我觉得这是无法抗拒的表现。 大多数用于“征服”和反击的表情符号都充满了“我是你父亲,所以你要听我的”的逻辑,但没有理论支撑。 即使批评别人,也要有道理。 这种只有论据却没有证据的事情,持相反立场的人怎么会相信呢? 当然,如果表情是推理后失败的产物,那就另当别论了。 但在使用模因之前至少尝试一些事实论证和分析。

问:虽然表情包不一定能对解决公共问题起到积极作用,但表情包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更多人对公共问题的关注。 你同意?

答:当然,发表情包可以以娱乐的方式吸引一部分人观看和关注,从关注度上来说是件好事,但从真正解决问题的角度来说,却引发了更多的情感反击。 或者只是位置对位置的攻击。 因为没有多少人用表情包来了解真实的事实,并尝试基于事实进行平等对话。 表情包轰炸传播了一种“你不需要讲道理,只要服从”的父权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