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24小时不使用表情超过30的人会挑战失败

点击上方“社科期刊”关注我们!

文字表情包_表情包文字配图_表情文字包花/

教育部、国家语委发布的《汉语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17)》中,“表情包”入选2016年华文媒体十大新词。表情符号已成为一种现象级人文景观,网络媒体热捧,盛装狂欢。 自媒体《新世界》在2016年推出了“24小时不使用表情”的实验。 在数千名参与的网友中,超过30%的人挑战失败,表示社交生活离不开表情包。 就连一位挑战成功的网友也表示:“不发表情包的日子不能持续太久,因为在群里互相发表情包是日常交流中最重要的部分。” 2016年9月,中国大学传媒联盟对全国5386名大学生的调查显示,88%的受访者表示会使用表情包,其中37%的人“使用表情包的频率很高,聊天离不开表情包”。 表情包备受大众追捧,尤其是诞生于互联网的90后。 与表情包相关的文化产业兴起,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早在2015年,日本社交软件LINE的表情包份额就相当于18亿元人民币。

原文:《表情包的身体狂欢》

作者 王艳,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汉语言文化学院教授黄秋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汉语言文化学院

图片 网络

身体替身的“图像句子”

表情符号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82年,当时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斯科特·法尔曼教授在电子公告板上首创了笑脸符号“:-)”。 这种表情符号是网络世界中第一个表情符号,被称为表情符号。 这个词是情感和图标的结合。 表情符号利用简单的字符组合对打字表达进行视觉上的抽象表达,作为文字交流的补充而存在,如“:-(”伤心,“:-O”惊讶。第二代表情符号是各种社交软件内置的-在表情符号方面,比如颜文字、表情符号。随着网络社交软件的升级迭代,表情符号的表达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形式也越来越风格化,第三代表情符号已经出现,那就是层出不穷。如今表情符号已经从简单的视觉符号演变为意义生成系统。

表情文字包花_表情包文字配图_文字表情包/

表情,顾名思义,就是通过身体或面部或姿势表达的思想感情,即“身体+情感”,或称肢体表情。 有学者提出,凡是幽默风趣、能够简洁地表达一定思想感情的图片都可以称为表情符号。 但严格来说,缺乏面部表情或肢体语言的图片不能归类为表情符号,因为它们缺乏表情的肢体表现力。

文字表情包_表情包文字配图_表情文字包花/

在现实空间中,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不仅包括言语交流,还包括面部表情和肢体交流。 非语言符号专家Alberton Merebi曾提出一个沟通公式:双方的相互理解=语调、说话速度(38%)+表情、姿势(55%)+语言内容(7%)。 心理学家特里斯特拉也指出,人类获得的信息有83%是通过视觉获得的。 可见,表情是人际交往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然而,在虚拟的网络社交平台上,由于空间的障碍,人们的交流只能是精神层面的,而没有实体存在。 表情符号的存在可以使交流语言视觉化,弥补人际交流中身体上的缺失。 表情符号对人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进行夸张的模拟和戏仿,让人们获得物理临场感和情境感,将原本想象中看不见的身体得到生动、明确的呈现。 这样一来,表情符号就可以被视为人们在网上交流时肢体表情的替身。 2015年,牛津词典选出的年度词汇是“喜悦的泪水”,这是微信上常见的表情符号:一张黄色的卡通脸,两滴蓝色的眼泪。 入选理由是:传统词汇很难满足当今快速、视觉化的交流需求,而像emoji这样的表情图像可以填补这一空白。

群殴狂欢

在各种傻瓜式“一键拍照编辑”表情包制作软件的技术支持下,自制表情包的技术门槛不断降低,表情包真正开始进入设计传播主导的狂欢。由公众。 表情包的制作不再局限于技术精英。 任何网民都可以成为表情符号创作和使用的主体。 人们即兴创作,快速拼贴并直接发送,自由选择和创建自己身体的化身,进行虚拟社交互动。 每个人都可以截图并创建个人表情符号,也可以删除、修改、重塑他人完成的作品,从而让表情符号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就这样,各种DIY表情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典型的例子就是“三连表情”的病毒式传播。

表情包文字配图_表情文字包花_文字表情包/

如今,表情包已经进入了群殴的狂欢阶段。 “豆图”是指只发表情,不打字的在线交流。 基本的沟通纯粹是通过你我之间来来往往的表情符号来完成的。 俗话说“不同意就打架”、“没有表情包还谈得好”? 为什么公众如此青睐表情符号的使用? 因为当我们在网络世界进行社交交流时,如果需要依靠文字来形象地描述一种情感,那么对于文字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我们需要反复考虑措辞和语气,让自己的表达尽可能准确,尽量不让对方得罪。 理解上有差距。 但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这样的语言交流无论是时间成本还是智力成本都过于昂贵。 表情符号借用肢体表情图片,可以降低沟通成本,提高沟通效率。 表情符号就像快速打包的尸体供您选择。 尤其是当你在交流时感到语言匮乏时,各种风格的表情符号无疑是一种方便又可爱的表达方式。

表情包文字配图_表情文字包花_文字表情包/

与第一、第二表情包相比,表情包的肢体情感更加突出,言语表达的想象空间正在缩小。 相反,更复杂的情感和想法是通过有趣的表情符号直接传达的。 人们的视觉感官接收到。 哲学家雅克·朗西埃把这种对语言符号所建立的表意策略的解构称为“图像句子”,是理性体系崩溃后的一种新的叙事。 “形象句”本质上是一种用图像取代语言、用空间挤压时间、用感性代替理性、用视觉战胜感知的表达形式。 表情符号正是这种充当身体替代品的“图像句子”。

恶搞身体狂欢

表情包有不同的风格,但最常用的有两种风格:一种是恶搞风格。 这类表情包多取材于影视剧、综艺节目、现实生活场景截图或人物漫画。 表情夸张搞笑,有一种丑陋的视觉冲击力。 再加上一些喜剧风格的低俗文字,风格俏皮搞笑,比如马景涛的咆哮系列、傅园慧系列、姚明的横冲直撞系列、杜甫的忙碌系列、蘑菇头系列等。 另一种是可爱风格。 这些表情大多以可爱宠物或儿童为主题,走可爱路线,如日本柴犬Doge狗系列、日本熊本熊系列、韩国童星宋民国系列、长征路上的小红军等。 “ 系列。 》系列。在这两种风格中,恶搞表情包是这场狂欢盛宴的绝对主角。

表情包文字配图_文字表情包_表情文字包花/

巴赫金的狂欢诗学将“狂欢般的世界体验”归因于四个特征:一是“随意而亲密的接触”。 狂欢节中的主体从固定的等级秩序中解放出来,人人可以平等。 参与和亲密接触; 二是“搞笑”,狂欢的主角都是各种笑声; 三是“居高临下”,一切神圣权威都被剥夺、贬低; 四是“庸俗”,即“狂欢”“一种亵渎和不敬的风格”和“对神圣文本和谚语的戏仿和嘲笑”。 这四个特点也是恶搞表情包的主导风格。

文字表情包_表情包文字配图_表情文字包花/

“随意接触,亲密接触”。 虚拟的网络世界就像一场狂欢派对。 网友们脱掉了现实生活中人际关系的束缚,戴上了各种怪异的表情面具。 他们一方面掩盖理性的自我,另一方面消除理性之间的障碍。 恶搞表情作为网络上人的身体替代品,夸大了人们的喜怒哀乐。 他们在诠释内心情感的同时,也化解了文字表达的严肃与距离。 比如你想表达“你是谁?”的反感情绪,如果直接发这句话,就会有明显的敌意。 但如果把这句话嵌入到一张含有一把洋葱的图片上,做成表情包,文字的攻击性就会明显减弱,嘲讽的文字就会变成笑话。 这种幽默的表情、俏皮的言语,可以缓解现实生活中人际交往的拘束和尴尬,产生润滑剂的效果。

表情包文字配图_表情文字包花_文字表情包/

“插科打诨”。 恶搞表情用欢乐的肢体表情来反抗一切严肃、刻板、死板、权威。 表情符号所表达的往往是各种各样的笑声,或者通过各种夸张、扭曲、紧张的表情,产生各种搞笑的喜剧体验,包括自嘲的笑声、哭笑不得的笑声、卖弄的笑声、讽刺的笑声、讽刺的笑声等。无情的骂笑……很典型,表情包是用明星剧照或者名人照片制作的,里面充满了对人物身体的调侃和调侃,比如葛优立、姚明晓、学友尴尬、杜甫忙碌、袁慧静、尔康怒吼,营造出无厘头的喜剧效果。

文字表情包_表情包文字配图_表情文字包花/

“屈尊”。 模因是一种亚文化的话语,而亚文化是一个与主流文化相对立的概念。 在正统看来,主流文化是比亚文化更高贵的存在,但在表情包里,这种价值判断被颠倒了,主流文化被嘲笑和贬低。 在后现代社会中,处于社会边缘的亚文化群体往往怀有骄傲与自卑的混合心态,表达对主流社会的嘲讽和反抗。 表情符号借用各领域明星甚至历史上某些名人的身体,采取戏仿的态度来冒犯所涉及人物和事件的正统意义。 比如,希拉里与特朗普的现场辩论被拍成了KTV相爱的对唱表情包,剑斗辩论则被恶搞成深情对视的对唱。 这实际上是对美国大选政治意义的冒犯。

文字表情包_表情包文字配图_表情文字包花/

“庸俗”。 在现实社会中,人的本能欲望受到身份、地位、文化的控制。 但躲在网络的狂欢广场,戴着狂欢面具,身体的“自我”就可以自由地流露出来。 依托网络的匿名性,表情符号成为大众宣泄抑郁情绪、表达负面情绪的减压阀。 恶搞表情符号的风格往往夸张丑陋,搭配文字多为粗俗、暴力、粗俗的网络流行语、行话、俚语、俚语、脏话、方言、俚语、性隐喻等,语言充满笑话、冒犯性。 、恶搞还有“肮脏”的意思。

表情文字包花_表情包文字配图_文字表情包/

巴赫金将人们生活的空间分为两个领域:官方领域和私人领域。 前者是一个等级秩序严格的场域,而后者则是一个消除了身份界限的狂欢节般的场域。 恶搞表情想要创造的世界,正是这样一个狂欢广场般的地方,一个众生追求自由、平等、分享、欢乐的乌托邦王国。 巴赫金认为,狂欢节中的人们借助广场上的物质身体获得了解放。 在身体缺席的网络世界里,人们用表情符号表达心情,上演恶搞狂欢大戏,希望为自己构建一个更亲密、更快乐、更平等、更真实的世界,走向主流。 文化宣称自己反对权威的话语力量。

表情文字包花_表情包文字配图_文字表情包/

表情包的恶搞乐趣只能让他们在想象中的乌托邦中自娱自乐,却无法对主流产生实际的解构和重大推进。 它们仍然体现着“小人物”而非“公民”的话语方式。 即使表情符号参与社会重大公共事件的表达,其公共理性最终也会被自身的娱乐性所消除。

表情包文字配图_文字表情包_表情文字包花/

在表情符号的各种盛装狂欢中,人们的感知让位于视觉,深度让位于速度,意义让位于娱乐,严肃让位于喜剧,人们的思考、能量和热情在身体的欢乐中表达。 ,终于消磨殆尽,这对身体来说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胜利,但对心灵来说也是一次悲伤的出口。

(本文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7年特色创新项目“微信时代文学生产方式的变革”阶段性成果)